设为首页| OA登陆| 邮箱登陆
网站公告:华利控股集团新网站
集团新闻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集团新闻 > 正文

父亲

更新时间:2016-12-26 14:04:21点击次数:2076次字号:T|T

 

父爱如山,我父亲的爱广博、沉稳,他的爱无言。

今年是我父亲诞辰80周年,父亲出生在血雨腥风的年代,成长在一个缺乏浪漫,却充满毫无生机和枯槁年代中。我爷爷是地主身份,在文革初期成为重点批斗对象,抱怨离世。父亲受过良好的教育,身为独子的父亲也跟随着经历了他一生中无奈而艰难的时光,儿时的处优、少年的颠破,光阴蹂躏使父亲的性格定格成为沉默寡言、不苟言笑的人。为了在文革政治的夹缝中生存,他满怀着无奈、愧疚与惶惶的复杂内心做出了令他抱憾终生的一次决定----写大字报表明与爷爷断绝阶级关系并划清界限,后作为学校红卫兵领队到北京天安门接收毛主席的接见。这是他一生遗憾与幸运的交织,让他一辈子忏悔与回味。

父亲的命运在遇到我的母亲后,又发生了一次改变。我的母亲出身于清清白白的贫农家庭。父亲为了生存,他不得不学会隐忍与放弃,放弃了身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尊严,作为入门女婿与母亲结为夫妻。父母的爱情平淡而真实,平凡的生活似乎没有一点涟漪,但他们却恩爱了一辈子,相互包容、理解了一辈子。我的出生为整个家庭增添了一抹亮色,作为长子的我得到外公的允许,跟随父亲的姓。

父亲是位有文化,品德高尚的人。儿时常记得,父亲给左右邻居读家书、写春联,这是他最大乐趣。父亲在中学任教,做过平凡的教师,做过主任,也做过副校长,工作上他一直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的付出。中学时代我就读于父亲任教的学校,自然而然地跟随父亲住在学校的宿舍中,那时的我表现出来更多的是叛逆,如果我做错事了,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打骂我,而是让我站在他的书桌旁自我反省,直至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所在,开始我真希望父亲打我一顿让我走,后来正是父亲这样的教育方式使得我如今时刻自省,正如曾子所说:“吾日三省吾身。”

父亲是个沉重、内敛、木讷的人,不善于表达。那时的我亦从不期盼得到他那笨拙的爱,父亲的严格,超出了我心中那架爱的天平,久而久之我渐渐疏远了父亲,淡漠了父亲的爱。直至一次偶然的事情让我明白父亲深沉的父爱。那是在农耕播种时期,我随父亲放忙假回家,我让人把单筒棉花制播器改成双筒以提高效率,当时父亲并没有对我有任何赞许,直至重返学校,在晚上夜深人静时,以为我早早睡着的父亲和时任我数学老师的同事聊天,骄傲的说起我改造制播器的事情,夸我很聪明,相信我将来必定有所作为。虽然黑暗的灯光中,我无法看清父亲当时的神情,但我能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听出他以我为傲,以我自豪,那份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那是我第一次发现,原来我在父亲心中是一个能成大器的人。那晚,我应该在美梦中入睡了。

随后,与父亲又不知不觉度过了许多平凡的日子,直至我考上了大学。那时的我也许不懂事,也许有什么无以名状的理由,居然向父亲说出了我不愿去上那个大学的想法,从未打过我的父亲,第一次伸手打了我一巴掌,它打在了我身上,应该也打在了父亲的心里,同时打醒了我。我现在还在想,当时这一巴掌父亲是怀着什么样的复杂心情打在了我脸上。开学报到那天,父亲亲自替我拿着厚厚的行囊送我到了码头,不善言语的他只是说了让我好好照顾自己,转身就离开了。望着父亲背景渐渐在潮涌的人海中吞没。我的心猛然颤动了下,想说的话含在了嘴里。一直以来我都认为父亲没有变,他还是以前的他,一些岁月的流逝也不过是尔尔。而我错了,像一株杨树,枝头早已白发苍苍,父亲他老了,高大的身躯经不起洗礼,瘦弱的脸庞早已爬满了皱纹。

随后的生活就是按部就班,我完成学业,进入单位当值,也娶了自己的妻子,一切都风平浪静。但那晚我双胞胎儿子的啼哭声打破了这原本平静的生活,父亲两天没睡觉,那几天父亲喜悦的脸上夹杂了些许凝重的表情,我知道他是怕我养不起这两个孩子,怕我没有做好成为一个父亲的准备,怕我无法承担起这份沉重的责任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挣扎徘徊,我在孩子满月的时候,毅然决然地申请了留职停薪,决定下海经商,这个决定受到了全家的一致强烈反对,唯独父亲给予我支持,我想他是明白我的用意,而我这样的决定也正符合他当时复杂的心情。就这样,我踏上了一条经商的荆棘路。在这条路上,我收获有成功,也经受过失败,更多的是明白了父亲一直告诫我的无论何时何地,要做一个有担当,负责任的人。父亲一直默默支持着我所做的事业,我也希望让他在有生之年看到我有所成就。然而直至2013年,我父亲重病逝世,我也没有完成他所说的成大器的愿望,也许我不知道他的大器是否是我所理解的,但我知道他临终前的两个遗愿,一是我戒烟,有一个好身体;二是把粮食用良心做好,为国家的农产品安全做点事。

父亲一辈子默默地注重我的一切,对我格外严格。但我感激他,因为我知道他是在关心我,怕我走歪路。直至今日,生命中的许多背影,渐渐淡了,散了。只留下父亲以往伫立我眼前的背影,无法用任何的言语描述我此时此刻的心情,久久凝望远方,心里充满了感慨。

父爱如山、母爱似水,宛如秦岭大川。凝重更有大爱,无法忘怀的感恩,无法分离的爱。


谨以此文纪念我逝去三周年的父亲。

 

花纬


2016年12月25日


(编辑:)
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大冲一路18号华润置地大厦E座29层
总机:(+86 755) 8288 0118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